河北学者指曹操墓考古队造假

“那地方不让有通讯工具,不让工人看电视、看报纸,更没法上网,老板的文化程度最高初中,看不懂《三国志》,只能看《三国演义》,他们不知道外面闹得已经这么厉害了。”

闫沛东说,2006年初,安阳已发现有这个大墓。春节,盗墓贼趁放鞭炮的时候把这个墓用炸药炸开,搞了破坏。随后,西高穴村的村主任请来河南省考古队队长潘伟斌,用绳子把潘放进墓里,但进去后潘发现这是个空墓。

闫沛东否认今日将公布证物

考古队发掘“曹操墓”是否来自安阳的230万元资金?昨日,潘伟斌对此表示,此前他也在网上看到了这个说法。但被问及对此有何评价,他沉默了两秒说:“这个……我没这个……不……这个再说吧”,当记者就此追问,他回答:“我不知道这个事情。”

相比此前含糊指称“曹操墓”有人造假,前晚,闫沛东向本报首次直指河南考古队队长潘伟斌参与造假,因为考古队获得安阳方面的230万元挖掘资金,在挖掘结果为空墓后“无法交差”,遂搞了些假文物埋进去再挖出来冒充。

资料图:”曹操墓”中出现的引起学界最大争议的“魏武王”石牌。

图片 1 

前晚,闫沛东在电话中,向本报记者首次详细透露了他所掌握的一些“调查内容”。

闫沛东说,日前,他向“造‘曹操墓’石碑的同一家造假窝点”订购了18个相同石碑,交了1000元的定金,半个多月后提货。

闫沛东称,考古队从安阳县获得了230多万经费,搭起棚子来进行抢救性挖掘。“但那座墓地本来就是空墓,考古队没法向当地交差,再加上挖掘时本就希望有所成绩,因此搞了一些造假的石碑放进去,策划了‘曹操墓’事件。”

并说“如正常的学术争议最终被引向法律诉讼的泥潭,不仅造假分子受制裁,还会连累许多被他们蒙蔽拉上贼船的官员”,但闫没有指明相关官员的名字。

闫沛东说,后来村主任又找到潘伟斌,说现在鼓励开发旅游,询问潘伟斌这个墓有什么开发价值。并向安阳县申报旅游项目,但找不到任何名头,此事没弄成。“后来为什么又出现曹操墓,是因为当地流传‘曹操七十二疑冢’,安阳就主观上想把这个空墓做成曹操墓。”

本报讯
前晚,闫沛东重申握有“曹操墓”造假“铁证”,“我现在仍然认为我掌握了‘铁证’。我解释一下,人证、物证、旁证,能构成证据链的就叫‘铁证’。”

闫沛东重申手中握有“铁证”

昨晚,河南安阳高陵曹操墓“倒曹派”河北籍三国文化研究学者闫沛东声明称,“从未宣布近日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如果未来有起诉,将会在法庭上公布所有证据。

人证 旅游局不希望受连累

除了早先闫沛东公布的据称目击造假过程的村民徐某,及闫沛东本人亲自暗访石碑造假者时的录音,闫沛东称,更多的人证还在搜集中。目前,他还不打算公布这些录音的内容。

他说,自己暂时不能公布此工作人员的身份,但已经得到了他的保证,他转述其话称:“老闫你放心,真要打官司,我们这边有以前的申报材料。如果他们造假,也会连累旅游局。”

昨晚,三国文化研究者闫沛东在电话中说,网上有消息称自己将于今日以新闻发布会的形式公布重要照片等证物,对此他予以否认,并向记者发来一条短信称,“这是曹操墓造假方混淆视听,别有用心的谣言,意图转移众多到假曹操墓实地调查的媒体视线”。

前晚,闫沛东透露了他最新掌握的证人情况,其中包括一名某市旅游局的工作人员。闫沛东称,2007年,某市旅游局就接到了安阳将此墓地申请为旅游景点的审批申请,但当时那是空墓,而且没有名号,旅游局回驳了这个申请,但留下一些申报材料,“他们当时没有‘曹操墓’的证据”。

西高穴墓为空墓无法交差?

闫沛东此前说,他从造假窝点老板的床头找到本盗版《三国演义》,上面有西高穴村村干部的电话。闫沛东表示,安阳“曹操墓”内的假石碑造假者全国独一家,就是在他暗访的那家造假窝点制造的。

对闫沛东指称他因空墓没法交差才造假文物应付有何评价,潘伟斌表示:“闫沛东可以把证据公布出来,让他先说了再和我联系吧。”

对此,昨日下午,曹操墓地考古队队长、河南省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潘伟斌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一切等闫沛东公布证据后再作答复。

物证 已订购18个相同石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金沙澳门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