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澳门福客民俗网

height=”11%”>

金沙澳门 1

破解投资漆器的瓶颈

现在的中国人大多已经对漆器知之甚少了,多数人甚至搞不清市场上大行其道的化学油漆和中国固有的传统大漆到底有何区别,更不用说什么漆器了。倘若不是丁俊晖在亚运会连下三金,让人们又想起了他当年在北京战胜亨德利后,高高举起的龙凤呈祥漆线雕奖牌的话,这个有着7000年历史,一直是中国古代上流社会专用的奢侈品,就会在2006年涌现的诸多奢侈新贵中湮没了。

漆器之漆原本写做“
”,是个象形字,描绘的是把刀插入漆树取树汁的情景。割漆树所得之汁,再加以调和,便成了制作漆器的主要原料。在国际上,这种漆被称为“中国漆”。之所以有这个叫法,原因大致有三:其一,产于中国。中国的漆树原汁产量占到了世界总产量的85%以上,但也仅有500吨左右,相比起在中国市场上用量超过2500万吨的化学漆,原料产量永远也抵不上市场用量,这就是中国漆市场的现状。其二,艳羡中国。中国漆是我国特有的珍贵天然绿色涂料,具有耐酸、耐碱、耐高温、防霉、防潮等十大特性,不但中国人,西方人也十分青睐,但苦于没有原料,所以一直想要通过化学合成的方式进行弥补,至今化学漆料已千种有余,但无论在它的宣传里如何强调环保,其实也就是守住了国家绿色标准的底线,而绝不能与纯绿色的中国漆相提并论。其三,源于中国。1978年在浙江余姚河姆渡新石器文化遗址发掘“髹漆碗”,足以证明中国是最早使用该种漆料的国家。

然“物以稀为贵”,由造化难得的中国漆加工而成的漆器数千年以来一直是中国古代权贵的奢侈品。从战国到宋元,从西晋鸡首“卷素胎”漆执壶到永乐剔红雕漆云龙纹盖盒……没有一件漆器不是系出名门。在英文里,中国与瓷器同义,而漆器的拼写法则与日本同出一辙。日本漆器给予西方国家的影响从此可窥见一斑。但日本的漆艺应于六世纪后期由中国传入,此后其一直效法中国。只是在明清时期,中国不肯降低价格向西方出口我们这种奢侈品,日本才有了“漆艺国度”的称谓。但在经历了近代那特殊的十年之后,我们一度在忽略了自己特有东西的同时,也给了太多别人超越我们的机会,这才使漆器从名门之用变成了百姓不知。不过随着近年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出台,以及漆器屡次在各个拍卖会上创出佳绩,昔日的贵族重又在冷门收藏里找回了曾经的感觉。

冷门投资 以捡漏的心态

在今年北京翰海的一次拍卖会上,一件明雕漆花卉图盒以41.8万元成交;而在不久前结束的嘉德四季小拍中,一件明漆嵌螺钿小橱桌和一件元明时期漆嵌螺钿花口凤纹盘均以17.6万元的高价成交。据北京漆宝斋主人、国家民间工艺大师沈锦丽女士介绍,近几年来,中国漆器可以说墙内开花墙外香。作为内地拍卖风向标的香港拍场中漆器的价格迅速上涨,10年前几十万元一件的器物,如今达到上百万或上千万元。尤其是宋元及明初的漆器最为精美,也最有升值潜力。清代漆器的价位虽低于前者,但成交情况也十分看好。2003年香港佳士得秋拍5件清代漆器全部成交,总成交额高达241.5万元,其中一件清乾隆年间的剔红锦纹书本式盒盖以161.1万元的高价成交。2004年10月的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一件永乐剔红雕漆云龙纹盖盒引起了漆器收藏者的关注,最终以1126万港元成交,一举刷新了中国古代漆器的世界成交纪录。

漆器艺术品由于艺术品位较高,传世品少,在内地未能形成像瓷器、书画那样的气候,加之懂的人不多,故而在内地的价位一直不高,远远低于香港市场的价位。不过,中国嘉德、香港佳士得、北京翰海、德国纳高等几家拍卖公司在近几年推出的漆器创下了令人满意的成交结果:北京翰海2004年秋拍漆器总成交额高达467万元,成交比率为60.7%。香港佳士得今年漆器的总成交额为188.3万港元,成交比率为41%,其中明清漆器的比重几乎是总成交量的50%。沈锦丽分析认为,内地漆器市场起步较晚,存在着很大的上升空间。但目前内地专项收藏漆器的人很少,原因除了认识不足之外,由于不好原状保存,传世漆器精品很少也是市场不火热的一个重要原因,“如何买到货真价实的东西,已经成了漆器投资的瓶颈。”

鉴别收藏 以历史的眼光

漆器收藏从中国漆器发展史的这个角度看,有两次高峰:第一次高峰在战国、秦汉时期,湖北江陵包山楚墓出土过一件彩绘漆奁,它描绘的是楚国贵族出行的场面。这件漆奁上一共描绘了26个人物形象,个个仿佛呼之欲出。第二次高峰在明清时期,明代漆工艺家黄成写了一本《修饰录》,书中把漆器工艺分为14大类、101个品种。在今年全国评出的514项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当年101个漆器工艺品种中还有8项收入其中。明代的雕漆工艺发展很快,并以永乐、宣德两世为最盛。当时的雕漆名手,都是世代相传,如张成、张德刚父子,杨茂及后代杨埙等,都是祖传的名匠。明朝统治者为了享乐,于明永乐年间在北京设有果园厂,是当时宫廷制造雕漆工艺品的大型官办手工业作坊,制作出的工艺品供宫廷使用,一直沿用到清。

乾隆年间,由于皇帝本人喜爱雕漆制品,因此,大力提倡生产各类漆器,宫廷所用的雕漆品种繁多,这样便使雕漆生产在乾隆时期出现了空前的繁荣局面。但一朝天子一朝臣,乾隆之后的皇帝有所转移,于是到光绪二十二年,漆器已无官营作坊。后由于清宫内需要修理雕漆工艺品,各地的民间雕漆又兴起。当时有油漆彩画艺人萧兴达、李茂隆等,他们从清宫内需要修理的破损雕漆品上得到启发,并合作创办了雕漆作坊,于清光绪二十七年,在北京剪子巷开业,取名“继古斋雕漆商会”。而在此之前,福建沈氏漆艺世家之祖——沈绍安就已经开始了对于漆器工艺的整理和发扬。在上世纪初的40年里,沈氏一族参加世界各种展览会数十个,奖项无数,其中仅金牌就达十余枚,第五代传人沈正镐、沈正恂更是先后得到清政府“一等商勋,四品顶戴”的官职。

“漆器作为工艺品,可以说它的价值与他的制作者密不可分。年代远些的精品不好找,近代大师的作品一样难寻,但这两样只要得了一样,投资升值就是一定的了。”沈锦丽一年前在北京建立了漆宝斋,源自福建大师的作品在北京一样受到了追捧,“四年前,我在厦门成立了专营漆线雕的公司优必德,开始想的是要把漆器制作这门手艺继承下去,没想到东西一出来首先得到了政府的关注,很短时间里就成了很多政府部门对外交流的专用礼品。比如那个给世界斯诺克北京公开赛做的冠军奖杯。原本想着公司开到北京,怎么也得适应一段市场,可是有着深厚漆器素养的北京人自己就找来了。前不久的中非论坛,组委会就要求购买700件漆艺作品,但因为需要工期不够,最后还是选择放弃订单。可参加论坛的贵宾纷纷要求到漆宝斋参观,为了满足了贵宾们的要求,漆宝斋每天得开放14个小时。很多贵宾都表示,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可以在非洲看到这么富丽堂皇的东方艺术。从那儿以后,更多的人知道了北京的漆宝斋,除了参观的,在购买漆器者中,除了收藏还有是来投资的。用一位漆宝斋的老主顾的话说‘现在可以说漆器是最冷门的时候,价格最低,在不久的将来,它会是最好的艺术品投资门类之一,我相信投资漆艺的原始股是明智的。’”

据沈锦丽介绍,在筹备北京漆宝斋的时候,曾撰写《髹饰录》解说的中国文博专家王世襄,很是担心漆宝斋难以维持。在王老看来,近代好的漆器作品很少,好的工艺很多也失传了,认知中国漆器的人也少了,就连很多几十年的漆器企业都关门倒闭了,创建一个漆艺文化艺术博物馆,谈何容易。被誉为“中国漆画之父”的清华美院教授乔十光、四川美院教授何豪亮、漆艺大师黄时中等诸多大师也都有此担心。但就在不久前的“海峡两岸漆艺名家作品展”中,100多件大师作品数天之内被国内收藏家一抢而空。漆器的收藏投资虽是星星之火,但已显燎原之势。

责任编辑:晨阳 上篇文章:梅花香自苦寒来
记山西民间剪纸艺术家郭梅下篇新闻:没有了
金沙澳门 2金沙澳门 3重写红楼,黛玉爱上的宝鸡:炎帝故里姜炎文
·漆货可居精美漆器奢侈华贵的享受[图]·梅花香自苦寒来记山西民间剪纸艺术家郭梅(·新疆沙雅全面挖掘非物质文化遗产·佛山拟建培训基地传授民间技艺·买一张门票赏七个节目·千年爱情传说
牛郎织女 今昔寻找历史源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金沙澳门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